理论探讨

从古往今来的静养防病思想说开去 ——真气运行是静养防病的方便法门

来源:时间:2020-02-23 14:12:35点击:

从古往今来的静养防病思想说开去

——真气运行是静养防病的方便法门

甄轩(抱一子)


  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食五谷杂粮,劳心劳力,免不了有种种疾病。就疾病的生成和类别而言,莫过于身病和心病两个方面。所谓身病,是指身体所出现的不适和病患,通常患者都能感觉到;所谓心病,是指一切心性型疾患,人们一般感觉不到。所以在日常生活中,人们通常往往只注意身病,一有感觉便投医问药;对于心病,一般很容易忽略,都引不起重视。

  如果从诱病原因上分析,实际上身病的发生,大部份是由于心虚气弱而致。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内伤七情外感六淫而引起的。对于疾病的治疗而言,各种治疗手段,包括药物,只能救身病于一时,如果不从根本调理,即使一时痊愈,而致病的根源没能出掉,一旦有致病诱因,随时有复发甚至更严重的疾患出现。要身体健康,去除疾病,最根本的就是要培补自身的真气。要培补真气首先要恬静身心,精神内守,消除一切烦恼妄心,随遇而安,不为外物所动,不使心性散乱。只有这样,自然就会精气内充,抵抗力强,疾病便无从发生,则能健康长寿,颐养天年。所以,祖国医学认为,情绪直接影响人的身体健康,七情经常缠身就会损寿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恬憺身心,静养防病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一、道家学派的静养防病溯源

  道家学派是最早提出静养防病的,其经典著述可谓汗牛充栋。道家文化不仅是人们认识自然的圭臬,也是静养防病的理论基础,体现了中华文化的风骨和精神。祖国医学正是从道家文化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,而奠定了“治未病”的根本思想。医道同源,理论同构,道家文化与中医学在生命的认知上有着同一出发点和思想始基。因此中医养生从理论观点到实践技术,都深深烙印着道家学派的印记。

  在思想观念上,道家学派的“道法自然”“天人合一”“虚无冲淡”等理念,都被中医所接受,使中医较早地形成了以自然状态为生命认知的品格;在理论基础上,道家所阐述的精气神学说,以及对周天、丹田、泥丸、气化等概念的独到见解,同样被中医所吸纳;在实践技术上,道家在“长生久视”“神仙不老”观念支配下提出的“我命在我不在天”口号,以及为达此目标而产生的各种炼养法术,直接为中医养生保健体认生命真谛提供了方便之门。


  道家学派的静养防病思想由来已久,早在上古时期,道家养生家都主张静养。从得道高士广成子,以至老子、庄子等,都是静养防病的发端者和实践者。轩辕黄帝受广成子的启迪,著有医学经典《黄帝内经》,其精神实质也是主张静以养生而“治未病”。“老庄之道”“黄老之道”的精髓盖为静养防病。


  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提出:“致虚极,守静笃”“清静为天下正”“专(抟)气致柔,能如婴儿乎?涤除玄鉴,能无疵乎?” 就是要尽量排除杂念,使心灵空虚,始终如一地坚守清静,使神气静而不躁。庄子继承了老子的修真学说,著有《南华经》,也提出了“虚静恬憺,寂寞无为”的理念。他在《刻意》一文中把“纯粹而不杂,静一而不变,憺而无为,动而以天行”作为“养神之道”来示于后人。老庄之道是亘古至今养生家的“圣经”,几千年来指导无数追随此道者修为长寿命。   


  老庄之后的道家养生家,其指导思想和要旨都不外乎静养防病。如《淮南子》中同样探讨了“静”与“养神养生”的关系。《淮南子・精神训》认为“故心者,形之本也;而神者,心之宝也”,强调心与形和神的关系,主张“恬然无思,澹然无虑”“静漠恬憺,所以养性也;和愉虚无,所以养德也。”


  三国时期的著名养生家嵇康在静养防病的理论指导下,比较系统的论述了静对养生防病的重要性。他在著名的《养生论》中提出了“修性以保神,安心以全身”等以静神来养形的养生学思想。他主张“清虚静泰,少私寡欲”。认为只有这样,才能“形神相亲,表里俱济”,从而益身长寿。他提出:“精神之于形骸,犹国之有君也;神躁于中,而形丧于外,犹君昏于上,国乱之于下。”其意是将人的精神比喻为一国之君,而将形体比喻为国家,认为只要一国之君的精神经常保持宁静,作为国家的形体才会保持健康。所以养生最重要的环节是时常保持自己的心神宁静祥和。


  晋唐时期的道教继承了道家的主要思想,将“静以养神”引入了道教炼养学的范畴之中。存思守神是道教修炼中的重要内容,如晋代道书《黄庭经》即以观想存思五脏六腑之神作为炼养手段,而这种存思脏腑官窍内体“神真”的方法,从根本上说是与老子“静观”的思想一脉相承的。唐初道教代表人物成玄英也主张守静去躁以修炼长生,他在疏注《道德经》时说:“静是长生之本,躁是死灭之原”“静则无为,躁则有欲,有欲生死,无为长存。”对老子“躁胜寒,静胜热,清静为天下正”进行了进一步阐发,与《素问・痹论篇》“静则神藏,躁则消亡”同样把静与躁置于生死两途的极端位置对比如出一辙。唐代司马承祯在道教修炼方法上,既注重传统的“炼形”,又强调“修心”,其修心的核心在主静悟道,在其代表作《坐忘论》中提出修道的七个步骤中,同样要求“虚静至极”“与道冥一”。

  二、医学经典《黄帝内经》的静养防病理念

  中国医学源于道,谈医必言道,医道同源,理论同构。轩辕黄帝曾问道于得道高士广成子,广成子告之曰:“至道之精,窈窈冥冥;至道之极,昏昏默默。无视无听,抱神以静,行将至正。必静必清,无劳汝形,无摇女精,乃可以长生。目无所见,耳无所闻,心无所知,汝神将守形,形乃长生……”。其中心意思也是静养摄生。


  轩辕黄帝受到启发,和岐伯等天师内庭设问,探讨人体生命活动和疾病防治,著有博大精深的医学经典《黄帝内经》。其一百六十二篇天人大义,主要是研究人体活动的精气神,如何使之合乎自然而生生不息,减少物欲对自身能量的消耗,以达到形与神俱,而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。


  作为医学经典,《黄帝内经》养生理念是在崇尚黄老思想影响下产生的著作,它的内容渗透了道家思想的基本精神,把清静、无为视为最高境界。比如,在《素问・阴阳应象大论》有关圣人养生一段,对“无为”“恬憺”“虚无”的崇拜,不仅思想,而且语言,也是老庄以来道家的遗产。在养生的动以养形与静以养神二者之间,《内经》也接受了道家主静的立场,认为“恬憺虚无”“德全不危”,才可以长寿。就从当代中医学界专业的《内经》教材来看,编撰者们也持同样的观点。他们认为,《内经》吸收了道家道法自然、无为而治的思想,主要反映在治法和养生二方面。甚至认为就连“真人”“至人”“圣人”的称谓,超然的处世态度,养生的具体方法,也如出一辙。


  三、李少波真气运行是《内经》静养防病的具体方法


  笔者窃以为,《黄帝内经》第一次从医学的角度提出了静神以摄生防病的思想,是毋庸置疑的。《素问•上古天真论》开宗明义指出:“恬憺虚无,真气从之,精神内守,病安从来。”“恬”就是内无所蓄;“憺”就是外无所逐;“虚无”是虚极静笃,臻于自然。“恬憺虚无”即摒除杂念,畅遂情志,神静淡泊,保持“静养”之意。让人们顺应人天消息,安静下来什么也不想,真气便能从之而生,旺盛的在体内运行;内守自身神不外驰,正气存内邪不可干,疾病也就无从发生。


  《黄帝内经》主张静养防病,未病先防,未病先治,在对待疾病的态度上,讲究“养、调、治”,养是第一位的。《素问•四气调神大论》有云:“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,此之谓也。夫病已成而后药之,乱已成而后治之,譬犹渴而穿井,斗而铸锥,不亦晚乎!”告诉人们一个明白的道理,高明的医生重视病还没有形成之前的预防,假若病已形成再去治疗,岂不是临渴掘井,临战铸器之讽,不是太晚了吗?这种具体的无病先防,有病早治的预防医学思想,是世界医学文献上的最早记录。未病先防,未病先治,防患于未然,把疾病根除于萌芽状况,这是最积极的措施,也是中医学的优势。长期以来,先辈们就是以此思想指导而进行养生保健的,其中不乏健康长寿之人。


  然而,就静养防病的具体方法讲,道家学派的经典中大多都是说理多,说方法少。即使在字里行间似乎讲了一些方术,也是玄奥的语言,使今人难窥门径,不得要领。《黄帝内经》亦然,虽然对静养防病、无病先防说理很透彻,但是也没有提出具体操作的法术。


  在现实生活中,善养生者遵循先哲们“法于阴阳,和于术数,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”的教诲,无疑是非常明智的。但就静养防病、“治未病”而言,究其根本主要还是靠每个人自己的修养和锻炼。特别是为了有效地避免“药源病”“医源病”困扰,更得有一套科学实用的养生防病和调理疾病法则。因此,除符合自然规律和人体生理规律的生活养生习惯外,还得有一个积极主动的静养锻炼方法,这是很多人所向往的。著名中医养生学家、原甘肃中医药大学李少波教授经多年的实践探索、临床观察,创编了理论完备、步序简明、操作方便的真气运行养生实践方法,从根本上将古圣先贤的修真窍要大白于天下。经实践验证,该方法应该说是使人体静极生动、动极复静、动静相育的重要手段,也是使人们静养防病“治未病”的不二选择。李少波教授本人一生炼养不辍,享年102岁无疾而终。他生前希冀让更多人掌握这一养生健身方法,自练自养,以享天年。


扫码访问手机站